• 微信

狮子的世界 狮子野生非洲雄狮平均体重180

时间:16:37:03作者:admin分类:时刻浏览:24评论:0

  狮子作为森林之王,是十分厉害的猛兽,也是继虎后的第二大猫科动物,作为非洲最大的猎手,有些狮子体型也是很庞大,但可惜都灭绝了。

  世界最大的狮子

  世界上最大的狮子有多大

  狮子(学名:Panthera leo)雄性体长达260厘米,体重180~250千克,颈部有鬃毛,雌兽体形较小,一般只及雄兽的三分之二,是唯一雌雄两态和群居的猫科动物。分布于非洲的大部分地区和亚洲的印度等地,生活于开阔的草原疏林地区或半荒漠地带,习性与虎、豹等其他猛兽有很多显著的不同之处,是猫科动物中进化程度最高的。雌兽的怀孕期为105—116天,每胎产2—5仔,也有多达7仔的,多生于草丛或岩洞中。狮子的寿命为20—25年。

  雄狮拥有夸张的鬃毛,非洲狮的体型硕大,是最大的猫科动物之一 。综合统计,

  狮子野生非洲雄狮平均体重180公斤,体长1.8~2.5米,尾长1米(《辞海》)。对各地区狮子进行了多次科考测量,其中,津巴布韦保护区雄狮最大值242公斤,最小172公斤,平均174公斤,津巴布韦北部发现超过272公斤的狮子。雌狮平均139.8公斤,最大165公斤,最小110公斤。卡拉哈里雄狮平均188.4公斤,最大214公斤,最小164公斤,雌狮平均139.8公斤,最大153公斤,最小127公斤。克鲁格公园雄狮平均187.5公斤,最大225公斤,最小150公斤,雌狮平均124.2公斤,最大153公斤,最小83公斤。东非雄狮平均174.9公斤,最大204.7公斤,最小145.4公斤。雌狮平均119.5公斤,最大167公斤,最小90公斤。德兰士瓦地区狮子出现过251公斤的测量记录,1982年在纳米比亚Etosha国家公园实测一头雄狮体重达到260kg,成为最大的实测科考记录。2005年在津巴布韦测量了5头雄狮,其中三头体重为199公斤、209公斤、211公斤。另外,野生最大的雄狮体重可达270公斤,体全长超过3米。1960年在肯尼亚被射杀了一头雄狮,体重测量为272公斤以及一头1996年射杀于南非的雄狮,空腹测量超过270公斤(出自肯尼亚野生动物局)等很多个大个体纪录。另外一头野生雄狮狩猎纪录是313公斤,1930射杀于南非。非洲野生雄狮体重最大的狩猎纪录为341公斤(出自一个日本著名的介绍狮虎网站和一些科考文献中,但尚未得到相关动物学承认)。野生亚洲狮体重狩猎纪录是308公斤。野生非洲雌狮最大的测量纪录为272公斤,来自肯尼亚。雄狮笼养最大体重吉尼斯世界纪录可达366公斤,不过1970年曾出现过一头圈养狮肩高达1.12米、全长(含尾)3.2米、体重375公斤。还有一些纪录,有几头圈养的狮子体重曾分别达到了254公斤、223公斤、208公斤,虽然有相关资料,但尚未得到权威认证。

  开普狮和巴巴里狮是灭绝的两个亚种,其中前者灭绝于19世纪,没有留下任何可靠的记录,现存世的开普狮标本肩高1.2米、全长(含尾)达到3.34米。巴巴里狮灭绝于上世纪前期,但动物园里还有一部分笼养的巴巴里狮,其中最大的一只肩高达1.33米、全长(含尾)3.34米、体重435.88公斤,是迄今为止有确切记载的最大狮子。还有一些传言,有两头狮子体重达到了550公斤和488公斤。它们鬃毛更加发达,一直延伸到背部和腹部,它们的体型也最大,不过在人类用猎枪对它们特殊关怀下,这两个亚种都相继灭绝了。这两个亚种曾经被猜测是世界上最大的狮亚种,但由于灭绝太早没有留下任何可信的资料,平均体重难以猜测。巴巴里狮的最后阵地是摩洛哥的阿特拉斯山脉。一九二二年,最后一只巴巴里狮是被人类的猎枪击倒的,有关科学家认为其和东非狮大小近似。

  位于印度的亚洲狮体型比非洲兄弟要小。亚洲狮雄性身躯略小,体长1.1~1.7米,体重一般在100~160KG左右,雄性全长1.9~2.8米多,体重一般在150~190KG左右,皮肤比较皱。相对非洲狮,亚洲雄狮的鬃毛比较少不是很浓密,在它的腹部和前肢肘部也有少量长毛,而它的尾端球状毛也较大,亚洲狮是亚洲最凶猛的猫科动物之一,也是亚洲最顶级的食肉动物之一。曾经在亚洲地区广泛分布,但因人类的猎杀和环境的破坏,使亚洲狮几乎走向了灭绝。

  狮的毛发短,体色有浅灰、黄色或茶色,不同的是雄狮还长有很长的鬃毛,鬃毛有淡棕色、深棕色、黑色等等,长长的鬃毛一直延伸到肩部和胸部。那些鬃毛越长,颜色越深的家伙更能吸引雌狮的注意。狮的头部巨大,脸型颇宽,鼻骨较长,鼻头是黑色的。狮的耳朵比较短,耳朵很圆。狮的前肢比后肢更加强壮,它们的爪子也很宽。狮的尾巴相对较长,末端还有一簇深色长毛。狮子一般以食肉为主。非洲狮的数量在减少,但是它们目前并未被列为濒危或受威胁物种(亚洲狮濒危)。

  世界上最大的狮子有多大--巴巴里狮

  巴巴里狮又名北非狮、阿特拉斯狮,是狮子的第二大亚种和指名亚种,也是唯一生活在非洲北部的狮子、地球上体型最大的狮子之一。巴巴里狮头骨较大、体型极大、鬃毛发达,体型小于开普狮。巴巴里狮曾分布在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埃及、突尼斯、利比亚五国,因为过度捕杀和栖息地被破坏,于1922年在野外灭绝。

  巴巴里狮是唯一生活在非洲北部的狮子,也称北非狮或阿特拉斯狮,它们是狮子的指名亚种和最早被欧洲人所认知的狮子,也是北非食肉动物的三巨头之一;相对于其他非洲狮它们和亚洲狮的亲缘关系最为接近,甚至有人认为公元1世纪灭绝的欧洲狮就是这个亚种。在罗马帝国时代,它们被大量抓到古罗马斗兽场去当作斗兽,用来满足罗马人的杀戮和斗争欲望。在罗马帝国灭亡后,它们的数量大量地减少了。此后,随着人类对北非自然环境的破坏,它们的栖息地日益缩小;同时对人类构成“威胁”也越来越大,因而始终受到人类的打压和捕杀,生存的空间和领地在一天天地减少,随着1922年最后一只野生的巴巴里狮在摩洛哥的阿特拉斯山脉被射杀,在非洲北部生存了几千年的巴巴里狮终于在北非销声匿迹。1925年被认为是灭绝。但1975年以后人们陆续在不少马戏团或动物园发现了很多血统不纯的巴巴里狮。

  草原之王巴巴里狮子(Barbary lion)在灭绝以前主要分布在非洲撒哈拉沙漠的北部,是狮子的指名亚种,也是唯一产于北非地区的狮子。现在,人类与狮子格斗的血腥场面,只有在虚构的电影画面中才能看到。因为,在欧洲人类文化中,人们一方面把狮子看做是勇气与崇高的象征,另一方面,人类把狮子驱逐出自己的生活圈子,以显示人类势力的无比强大。

  巴巴里狮眼珠是透明的,不像撒哈拉以南的狮子是棕黄色琥珀色。它的毛色发灰,皮毛长而蓬乱。雄狮的鬃毛遍及头颈、蔓延到后背膀和腹部。鬃毛颜色随生长部位不同而变化,从头颈开始,越向后颜色越深。雌狮和幼狮的颈部、前腿后侧、腹部上也长有长毛。它们是狮子的表率,拥有巨大的体形、浓密的鬃毛,完全符合人类的雄性审美。因此无论从体量上还是从外观上巴巴里雄狮比现存的狮子更加威武雄壮更有王者风范。1758 年,林耐用双名法为狮子命名,用它们作为模式标本;它们曾经遍布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埃及、突尼斯和摩洛哥,人类是它们的唯一敌人;它们是罗马人的斗兽、牧民的敌人、苏丹的宠物、狩猎非洲的终极目标。这个亚种的狮子是指名亚种也就是在西方世界最早被认识、最早被命名的亚种。有趣的是虽然北非狮是体型最大的亚种却比其他亚种要矮一些因此身体要长一些,肩高只有115CM左右。也就是说形貌特征比其他亚种都更接近老虎。它的生活习性也同老虎类似倾向于独居,不如其他亚种的狮子那样喜欢结群活动,估计它也是唯一独居生活的狮子。

  欧洲狮子在公元两世纪就灭绝了,南非的凯布狮也于1865年从地球上永远地消失了。进入二十世纪以后,纯血统的巴巴里狮也灭绝了。这些悲剧的发生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古罗马时代。

  公元前46年,在裘里斯·凯撒统治的极盛时期,他个人出资兴建了一个体现罗马帝国威力的广场。竣工时举行了一场与之匹配的规模宏大的祭祀活动。由于当时罗马竞技场的嗜血传统,凯撒便命人将大量的野生雄狮赶进场内, 挑逗它们与训练有素的角斗士搏斗。被人从黑暗的地牢中赶到了刺眼的阳光下后,这些狮子开始疯狂地撕咬杀人。几百名手持长矛、利剑和兽网的角斗士奋力冲杀,观众席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喝彩声。历史上没有当时角斗士伤亡人数的记录,而当表演结束时,400多头雄狮已倒地而亡。

  那些死在凯撒及其前后的统治者手中的狮子几乎毫无例外是从它们在北非的家园,即当今的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和埃及捕获的。这些被称为巴巴里雄狮(Barbary lions)或阿特拉斯雄狮(Atlas lions)的猛兽曾是古埃及人捕猎的对象,它们吞食过早期的__,也曾在欧洲人设计徽章时激发起他们的灵感。它们不朽的雕像守护着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它们从肩胛骨一直披到后背中部的华美鬣鬃闻名遐迩,肘部是丛生的鬃毛,浓密的鬃毛流苏般从腹部一直延伸到大腿内侧。他们比撒哈拉亚种的同宗狮子体形更健壮,宽阔的面庞上镶嵌着一双清澈的灰色眼睛, 那是晒白了的沙子的颜色,稍淡于南方狮子眼睛特有的琥珀色。

  到了20世纪初,除了摩洛哥境内寒冷的阿特拉斯山区(Atlas mountains)残存着一个巴巴里雄狮种群外,其余的都已灭绝。即使在那种人烟稀少的地方,它们也只是得到了片刻的喘息。到了20世纪20年代, 这一小片避难所也没有躲过人们的枪口,最后一头有记录的野生巴巴里雄狮于1922年被一个农民射杀。除了少量的皮毛和骨骼散落在欧洲的博物馆中,巴巴里雄狮似乎已永远地消失了。

  然而就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城外有一个临时的动物收养所,那里也许有开启巴巴里雄狮复活之谜的钥匙。拉巴特动物园中有23头狮子的血统可以直接追溯到19世纪它们生活在阿特拉斯山区的祖先——巴巴里雄狮。

  在整个19世纪, 生活在阿特拉斯山区的柏柏尔人(the Berber)捕获到活的巴巴里雄狮后,献给摩洛哥苏丹以代替赋税。在马啦喀什(Marrakech)和非斯(Fez)的皇宫中,这些皇家雄狮得到庇护,繁衍生息, 而其他野生巴巴里雄狮早已灭绝多时。20世纪70年代以来,它们一直被饲养在拉巴特动物园中,由兽医布拉希姆·哈德纳博士(Dr. Brahim Haddane)继续看护着这一片僻静的繁衍地。为了确保它们不会在灾难中灭绝,哈德纳已经把60头巴巴里雄狮送到世界各地的动物园。如果巴巴里雄狮的基因依然存在,那么正是从这些摩洛哥皇家雄狮和它们后代的体内人们将会找到这些基因。

  为了寻找这些基因,一个来自牛津大学的研究小组必须首先对博物馆中落满灰尘的已知北非狮骨骼皮毛进行筛选。牛津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所(Oxford‘s Wildlife Conservation Research Unit)和分子进化研究小组(Molecular Evolution Research Group)已经在各自领域收集到了活着的或已经灭绝的狮子的样本。除了从非洲和亚洲现代狮子种群身上采集到的组织和血液外,他们还收集到曾经生活在伊朗、南非好望角地区以及北非的狮子骨骼标本。借助现代技术,遗传学家从这些死去多年的骨骼中提取出DNA,从而提供了一本简单易懂的巴巴里雄狮以及实际上所有狮子的“图谱”。

  比较已知种群的DNA, 根据得出的确凿数据把狮子分成明显不同的亚种——这是多年来科学界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除了与非洲狮分隔了10万年左右的濒危亚洲亚种外,对于不同种群之间的进化关系人们几乎一无所知。即使是有100年历史的陈骨, 用DNA鉴定出的结果也是相当明确的。然而遗传学家面临的是耗力费钱的寻找标记(某一种群所特有的基因顺序)的过程。如果这些标记存在,而且科学家们也能找到它们,那么从拉巴特动物园的狮子身上提取的血液样本将轻而易举地证实它们是否具有巴巴里雄狮的血统。

  尽管这项研究刚刚起步,最初的结果却令人欢欣鼓舞。如果皇室雄狮的血统真像历史记录中所讲的那么纯,它们的子孙将注定再次回到阿特拉斯山脉的崇山峻岭间。在这项研究中,最令人兴奋的是布拉希姆·哈德纳、牛津大学的研究小组和英国一个名为Wildlink的保护组织制定的将巴巴里雄狮放归原来生息地的计划。摩洛哥政府也已划拨出阿特拉斯山脉北中部(the Middle and High Atlas) 150平方英里(400平方公里)的无人居住区,在那里将进行首次放归。这项研究一旦离开实验室,真正的挑战就要开始。遗传学家面临的放归问题比起复杂的分子构成更令人望而却步。他们也许得搭起栅栏,储存各种猎物,还得教会被人饲养了几代的狮子如何生存,包括学会懂得人类既不是它们的守护者也不是猎物,更不是猎杀它们的人。当地居民是能否实现放归计划的决定性因素,只有他们希望狮子回来,计划才能进行。如果狮子能带动旅游业和相关的就业,这个计划就一定能成功。柏柏尔人显然支持这一选择,他们将筹建旅游公司,建造经营旅店并且——由于雄狮直接关系着他们的生计——保护它们不受伤害。这些曾因用巴巴里雄狮作赋税而使它们免遭灭绝的猎人们将很可能再一次挽救它们。

猜你喜欢